涉案40亿逃亡20年! 巨贪行长被遣返:在美国做厨师,1天干15小时

11月14日,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,经有关部门和广东省监察机关共同努力,外逃20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 , 原中国银行开平支行行长 许国俊被强制遣返回国

“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”被称为新中国成立后最大的银行资金盗窃案, 总涉案资金折合人民币超过40亿元。
(外逃20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许国俊被强制遣返回国)

许国俊是中国银行广东省开平支行前行长,他涉嫌伙同开平支行另外两任行长许超凡、余振东贪污、挪用巨额公款。

余振东、许超凡分别于2004年、2018年被遣返回国,办案机关和中国银行已从境内外追回涉案赃款20多亿元人民币。

此次外逃20年的许国俊落网,意味着这起上世纪涉案资金就高达40亿、被称为“新中国最大银行资金盗窃案”的“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”终于划上了句号。

中国最大银行资金盗窃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涉案金额超40亿


根据央视新闻的报道,2001年10月12日,中国银行广东分行进行电子业务联网检查时,发现开平支行有4.83亿美元去向不明,在向开平支行行长许国俊核实时,却发现许国俊和前两任行长许超凡、余振东同时失踪了。
事后查实许超凡作为主犯,伙同他人贪污挪用4.85亿美元。

许超凡家境普通,17岁就在中国银行当信贷员,等他坐上开平支行的行长之位时才30岁。

许超凡的手底下有两个“得力助手”——余振东和许国俊。

(外逃20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许国俊被强制遣返回国 )

从1993年开始,这仨人凑一起想了个生财之道:先在香港成立潭江实业有限公司,摇身一变成为开平支行的大客户,以代客买卖的形式进行外汇交易,本钱用银行的,委托银行帮忙炒汇,三个人先后从银行账户中拆借大量资金,用贷款的名义转出并转至由三人控制的潭江实业公司等名下。

1994年,这三人的妻子分别通过假离婚、迅速“嫁”予他人获得美国绿卡,再离婚之后与三位行长复婚帮助他们拿到绿卡。

1997年,许超凡、余振东和许国俊三人用假身份证件到香港,获得了伪造的香港护照。

(图片来源:央视新闻)

从1998年3月起的两年内,许超凡等人将16笔款项利用假贷款转移至潭江实业,再转至香港或海外私人账户,总额高达7500万美元。

后来许超凡升任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公司业务处处长,利用运作让余振东、许国俊相继接替他的位置。三人继续官官相护,暗箱操作,盗窃流水线一直悄无声息地顺利运行。

根据媒体报道消息,这三人 犯下的“中国银行开平案”,涉案金额高达4.83亿美元(按当时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超过40亿元),被视为 “新中国成立后最大的银行贪污案”。

巨额贪污公款背后
当时银行业风控观念薄弱


这起20年前的银行资金盗用案,涉案人员挪用40亿元资金10年后才被发现,或许和当时银行业风控体系不完整、技术手段比较差有一定的原因,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。

据《财经》当年报道,许超凡等人之所以能作案成功,除了个人原因,一些外部环境也给他们提供了操作空间:一是联行清算系统落后,资金汇划和总行确认之间存时间差;二是过于分权的管理架构,支行行长权力过大;三是稽核系统发展缓慢,银行业风控观念薄弱。

相较此前,现在银行业对风控的意识更强,在自主风控能力建设方面愿意投入更多资源,比如通过智能识别、影像调阅、视频调阅等科技方式,实现会计稽核手段创新。

2001年10月12日,为加强管理,中国银行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数据信息科技大集中。联网之后,正在集中的中行各分支机构的电脑中心反映出账目上亏空8000万美元, 很快又飙升到4.83亿美元。

这个数字实在太大,一开始工作人员还以为是系统出了错误。经过反复核对后发现——有人胆大包天盗用银行资金。
随后,中国银行广东分行进行电子业务联网检查,发现开平支行有4.8亿美元去向不明,在向开平支行行长许国俊核实时,却发现许国俊以及前两任行长许超凡、余振东同时失踪了。
直至这次联网才彻底暴露了开平支行的黑洞。银行随即向有关部门报案。经紧急侦查,发现涉嫌挪用巨资的这三任行长已潜逃到中国香港,随后转机到了加拿大、美国。
主犯之一许超凡,曾在2019年接受过央视《面对面》采访。他表示,最早不过是想挪一笔钱,来弥补外汇买卖的亏损窟窿。

  

3名巨贪精心策划潜逃美国



在疯狂非法盗用银行资金的同时,许国俊三人也开始谋划有朝一日案发后的“退路”,其计划可谓周密,又颇具戏剧性。
1999年,这三人的配偶先是每人花费20万美元,与美国公民“假结婚”,成为美国公民。至于许国俊、许超凡与余振东,他们早先已经拿到了伪造的香港护照,又在2001年通过假香港护照与美国人“假结婚”,试图成为美国公民。

(另一名主犯许超凡2018年被遣返)


2001年,得知中国银行发现巨额亏空并展开全行追查,许超凡当即通知余振东和许国俊,三人一同先逃到中国香港,再飞往加拿大,最后进入美国。
当年11月,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在看完案情反映材料后,气愤不已,在材料上批示,要求有关部门严查此案。
之后,公安部向国际刑警组织提供了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对余振东、许超凡、许国俊的逮捕决定书,国际刑警组织迅速发出了红色通缉令。

三名银行巨贪的逃亡之路,由此拉开大幕。





04


曾认曾认为为逃往美国是安全的



据电视专题片《红色通缉》介绍,在许超凡看来,他们案发前,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,之前也没有听说过有人从美国被抓回来,逃往美国是最安全的。

“在当时来说,两个国家之间的执法合作,各个方面都有一定的困难,这是我自己的想法。把我抓回来,这个难度会更大。”许超凡说。这解释了为何三人进行犯罪活动的同时,想方设法通过“假结婚”进入美国。

充满戏剧性的是,就在案发前一年,中美两国于2000年6月签署了刑事司法协助协定。这是中美有史以来第一个司法合作协定。“中国银行开平案”,也就成为协定生效后两国执法合作的第一案。

许国俊三人逃亡之初,过上了可谓奢侈的生活。2006年美国司法部门的起诉书显示:三对夫妇在美国被捕时,被扣留的财产包括三处在加拿大的房产、一辆雷克萨斯汽车、16万美元现金,以及各种名牌首饰珠宝和手表。

不过,这些钱和物品,与三人用数年时间非法盗用的4.83亿美元相比,只是很小的一部分。因为早在三人逃亡开始后,司法部两次向美国、加拿大发出司法协助请求,并且通过与美国、加拿大和中国香港执法部门合作,第一时间冻结了许超凡等三人的所有银行账户。

许超凡日后接受采访时说,原本以为不工作,钱都够一家人一辈子用的,没想到账户被冻结。由于随身携带的现金并不多,他们开始处于惶惶不可终日的逃亡状态。

2001年11月开始,中方协调美方来华取证,开展远程视频作证。之后,美国司法部在全国发出通缉令。三家人只能分头踏上逃亡之路。余振东前往洛杉矶,许超凡和许国俊选择逃往美国中部小城市。

被捕前,许国俊在美国中部堪萨斯州的威奇塔(Wichita),租下一间小公寓住了近一年。他曾在一家送外卖的中餐馆隐姓埋名做厨师,一周工作7天,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其间烫伤过手臂。

2004年9月,许国俊夫妇在此被逮捕。一个月后,许超凡夫妇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一个小镇被逮捕。

在此之前,早在2002年12月,另一名主犯余振东在洛杉矶被美方拘押。2004年2月,余振东因涉非法入境、非法移民及洗钱三项罪名,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联邦法院受审,被判处144个月监禁。当年4月,美国执法人员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与中国警方办理了案犯移交手续,将余振东移交给中国警方。

余振东是我国签署《联合国反腐败公约》及《中美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》后,首个被押解回国的“外逃贪官”。

2006年3月31日下午,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贪污”和“挪用公款”两项罪名判处余振东有期徒刑12年。

2004年4月,余振东被押送至中国




05


法网恢恢疏而不漏

三名巨贪最终全部被遣返回国


2006年,余振东被判有期徒刑12年。而当他刑满释放时,另外两名主犯还没有被遣返回国。
2009年5月6日,美国拉斯维加斯联邦法院以洗钱、跨州转运盗窃资金、护照和签证欺诈等罪名,分别判处许超凡和许国俊入狱25年和22年,并勒令被告退还4.83亿美元的涉案赃款。同案的许超凡之妻邝婉芳、许国俊之妻余英怡,也分别获刑8年。
许超凡服刑的地方,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埃尔帕索市的拉图纳监狱。起初,对于判决,许超凡向美国法庭提出上诉,甚至开始自学美国法律。
不过,中国从未放弃让许超凡与许国俊接受中国法律的审判。
2014年6月,中央追逃办正式成立,包含中央纪委、最高法、最高检、外交部、公安部、安全部、司法部、人民银行等8家成员单位。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作为办事机构,承担具体工作。许超凡与许国俊案,被列入中美执法合作的五起重点案件,中方会同美方和许超凡进行面对面商谈。
2015年9月,许超凡妻子邝婉芳在美国服刑期满后,被美方强制遣返回国。这对本来寄希望刑满后留在美国的许超凡,无异于一记重击。仅仅两个月后,许超凡书面提出愿意回国受审。
2018年7月11日,没有行李的许超凡,登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。一路上十几个小时,他没有睡觉,逃亡近20年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想。飞机降落在中国的土地上,一张2001年签发的逮捕令终于等到了签字时刻。
2021年10月13日,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许超凡贪污、挪用公款案进行公开宣判,以贪污罪、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判处许超凡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;对犯罪所得赃款予以追缴。许超凡表示服从法院判决,不上诉。
许超凡被遣返回国受审
最终,11月14日,许国俊被强制遣返回国。从2001年发出红色通缉令,到2021年,最后一名主犯被遣返,历时整整20年,整个过程十分艰辛。中央追逃办负责人指出,许国俊涉案金额特别巨大,畏罪外逃且负隅顽抗,影响十分恶劣,其归案标志着开平支行案追逃追赃工作历经20年取得重大成果。
中央追逃办负责人表示,我们有逃必追、一追到底的意志和决心是坚定不移的,将继续加大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力度,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。

参考资料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、央视新闻、21世纪经济报道、第一财经日报、和讯网